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19-09-11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原标题:一所农村艺校的日常 二人转成了每个学生们必学的课程,一所农村艺校的日常 二人转成了每个学生们必学的课程 在一条五米见宽的土路两侧,几座连在一起的独层平房就是校区的全部,环绕四周的只有沉默的黄土和干枯的玉米地,仿佛与现代化毫无关联,但这种环境,却被尹全林...

  【原标题】一所农村艺校的日常 二人转成了每个学生们必学的课程—来源:光明网生活频道—编辑:刘顺

  在一条五米见宽的土路两侧,几座连在一起的独层平房就是校区的全部,环绕四周的只有沉默的黄土和干枯的玉米地,仿佛与现代化毫无关联,但这种环境,却被尹全林视为理想的教学地既不会因为孩子们练功而扰民,也不会因为市区的繁华而稀释对学习的专注。尹全林从小开始学艺,他擅长反串表演,并因此有了个艺名叫“小牡丹”。有家长觉得他唱得好,想让他带一带自己的孩子,一来二去,学生越来越多,权衡之下,尹全林决定回到老家开办一所二人转学校。那是2000年,尹全林34岁。学生从最初的10几个,一直到现在基本上稳定在每年50个左右。他们大多数来自农村,其中最小的9岁,最大的40多岁。有些是学生主动找上门,更多的是家长送过来的。学校围栏的宣传画上印着赵本山和宋祖英。自赵本山崛起后,二人转在东北的土地上异常繁盛。随着他逐渐成为了央视春晚的文化符号,二人转的浪潮也延伸得更为广泛。在表演需求的增加以及相关政策的加持下,许多在过去难以生存的民间艺人也找到了一方土壤。

  尹全林便是这股红利的一个受益者。13岁的小胖丁浩轩是学生里最活跃的一个,后脑勺留着一条小尾巴的他话很多,调皮、爱笑,善于展示自己。问小胖为何而来,他说因为成绩常年稳定地霸占着倒数第一,妈妈觉得不可思议,就把他送来学二人转。“那你年纪这么小会不会想家?”“不会啊,这里很好啊,我妈把我丢下就走了呢,哈哈哈。”小胖笑着说。尹全林说,小胖刚来的时候,让他印象深刻的有两点:一是11岁了还尿床,二是五音不全。他多次要求家长把他带回去,但是小胖的母亲一直不来接他,尹全林只好硬着头皮教。但小胖对二人转的热爱,台湾一男子不爱洗澡身体发臭 遭室友酒后殴打致死,以及火箭般往上串的惊人天赋让尹全林慢慢改观了。每次上课他都会占据最前面的位置,因为那有一张桌子正好让他记笔记。他学得快,练得也勤,甚至走路的时候,也会默默地带着表情练习。现在小胖经常应邀参加各种演出,已经成为这所学校的明星演员。与小胖母亲的“放任不管”不同,张子琪的母亲特意过来陪伴14岁的女儿适应学校生活。

  面对每天各种操心、万事包办的母亲,张子琪其实有点不耐烦。离婚后,张子琪的母亲眼看着女儿的近视度数日渐加深,觉得读书太辛苦。她认为学历固然重要,但学艺也可以,既然女儿从小喜欢二人转,不如索性让她专门去学。“她以后能养活自己就行,我的期待就是这么简单。我没有担心过二人转的未来,至少在东北,她一定能靠这个过得不错。是强者,干什么都是强者。”45岁的刘亚江是学校里年龄最大的学生。刚来两天的他不知道该和那帮十几岁的孩子们聊点什么,显得不太习惯。刘亚江将这里当成实现梦想的最后一次努力,为此他拿出了准备再婚的钱,作为抵达梦想的路费。他渴望像电视上的艺人一样,终有一天登上刘老根大舞台,功名成就。这个梦想被朋友耻笑、被前妻耻笑、被家人耻笑,几乎所有人都觉得,就他这样又老又没形象、平时接两个唢呐演出都艰难的人,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。但刘亚江的梦想,没有被尹全林耻笑。“也许两年之后,我什么都不是,但如果你要我就此放弃,我宁愿死了算了。

  或许我很傻,特别在这个年纪。但我真的很喜欢二人转,喜欢上台表演的感觉,尽管我从来没有上过台。”刘亚江说。9岁的王雨哲是这里年龄最小的学员,傍晚,他独自在过道里练习二人转。王雨哲因在学校无心上课,父母没有办法,将他送来这个学校。对王雨哲而言,二人转比枯燥的课本有趣得多。学生们的一天从清晨六点半开始,音响播放着节奏强烈的音乐,尹全林的女婿杨明带着学生们在户外练功。练功包括踢腿、压腿、翻跟斗等动作,这是每天早上的第一节课。练完功,女生们在宿舍里吃早饭。年龄稍大一点的女生们很注意形象,每天上课前都会花费至少半个小时来化妆。化完妆的田蕊菲在女生宿舍里,她今年13岁。早饭后,17岁的金大鹏在室外抽烟。尹全林带领学生在学校的空地上练习二人转,他会教授最传统的正戏。在尹全林看来,没有正戏的二人转,不叫二人转,“现在那些你在电视上看到的翻跟斗、杂耍、黄段子,通通都不是二人转。在过去,二人转连耍手绢都没有。”但尹全林除了荤段子,其实什么都教,因为“如果你想要谋生,你也不得不去接受这个社会对你的要求。”

  中午,学生们会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吃午饭。吃过饭,15岁的秦友奇在宿舍里睡着了。秦友奇患有侏儒症,学校的学生里还有一些智力低下等问题的孩子,尹全林觉得他们可怜,就都收了进来,起码未来能多个出路。在下午的练习课上,尹全林会让学生登台练习。他时常跟着学生一起唱,这些谙熟于心的故事情节,他希望学生能够尽善尽美地把它表现出来。“两年的课程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但基本的东西我觉得已经全部涉及到了,所谓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”尹全林坦诚,自己其实没有想到那么远,他当然希望自己的学生都能成为下一个赵本山徒弟那样的存在,但可惜自己也不是赵本山。并非每一个人都能被调教好。一开始,尹全林的课程相对单调,只教唱功和舞台技巧。慢慢他发现,有些孩子实在没有天赋,只好教他们音乐,好让他们以后能够从事与二人转相关的工作。他找了个老师与自己一同教学,主要负责教电子琴、唢呐等与二人转相关的乐器。如果连乐器都学不好,尹全林至少也让他们坚持文化课的学习。

  文化课的教学,由自己读过大学的女儿来负责,也是每天的指定课程。如果孩子在两年的课程里走不下去,那回学校也不至于落后太多。在日常的登台练习中表现良好的,尹全林就会安排他们参与到外面的商演,一来用于补偿学校的日常开支,二来也让学生自己去适应表演的感觉,及时进行自我调整与判断。虽然身处偏僻的农村,但尹全林并没有与时代脱轨,他组织学生们参与到了网络直播的大潮中。每天晚上7点,学生们会一起直播两个小时,进行各种搞笑的表演或快口段子,希望能够慢慢拉拢粉丝,然后逐步开始传播二人转。偶尔有朋友过来拜访,尹全林会设宴款待,学生们也会在宴会上进行表演。教室的舞台对外开放,学校几乎每周都会有演出,吸引周边的群众前来观赏。一天的课程与表演结束,学生们才有时间整理内务。学校是寄宿制,他们通常一个月回去一趟,有时候更久,这让他们小小年纪就学会了照顾自己。男生宿舍里,一名14岁的反串学员在摆弄道具,同学们戏称他为“小变态”。睡觉前,大赢家心水论坛。一名男生站在盆里洗脚。

  学生们睡的都是能够容纳多人的传统大通铺。晚上,一名学生为睡炕生火取暖。10点左右,班长敲起了钟,叫喊着“该睡觉啦!”学生们陆续就寝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。几个没睡的男生还在宿舍的走廊里聊天。墙上贴着一幅对联,“宁舍一顿饭,不舍二人转”,这是喜欢二人转的每个东北人的信条。两年后,离开这里的他们,或许会走向更大的舞台,或许只能周转于各种乡村与企业商演中,又或许重新回到原来的地方。在尹全林看来,这些都不是他能左右的,但至少,他们学到过真正的二人转,尝试过一种过去没有过的、或者曾经期待过的想象。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也许一辈子都无法企及赵本山的高度,但却以一种与主流表演颇为不同的方式,世代演绎和传承着这套民间文化。